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9月24日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鍏稿瀷妗堜緥 >> 详细内容  
关于罪数形态的认定及犯罪事实的构成
文章来源: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发布者:新会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3/5/5      阅读:21785

关于罪数形态的认定及犯罪事实的构成

  【裁判要旨】在诈骗犯罪中,被告人基于概括的犯罪故意,采用不同的手段,连续实施了多宗犯罪,其中有部分独立的犯罪行为所使用的方法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对该部分犯罪可以单独评价,实行数罪并罚。被告人的一个犯罪行为,只能运用一个罪名来评价,而不能用数个罪名评价。

  【案号】 一审: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佛中法刑二初字第39号

         二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粤高法刑二终字第214号

一、基本案情及审理情况

  被告人梁尤北(曾用名邝淦泉),男,1966年6月5日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汉族,小学文化,佛山市顺德区伦教华泉五金制品厂业主,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贺丰村委会贺丰巷二队中十巷1号。因本案于2006年9月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6日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顺德区看守所。

  被告人黎国辉(曾用名黄英、黄利英),男,1970年7月10日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汉族,高中文化,农民,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河村委会河冲口村海珠坊西路2号。因本案于2006年9月19日被羁押,同年9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6日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顺德区看守所。

  被告人谭仲林,男,1961年6月10日出生于广东省佛山市,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梧村村委会梧村西南村小巷3号。因本案于2006年9月19日被羁押,同年9月2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6日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顺德区看守所。

  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以原审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谭仲林犯票据诈骗罪、合同诈骗罪,向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3月初,被告人梁尤北冒用“邝淦泉”的名义开办华泉五金厂。同年5月初,被告人梁尤北用“邝淦泉”的化名,以华泉五金厂的名义,采用签发等额空头支票或收受货物后不付款的手段,骗得多名供应商的货物。其后,除少数货物由华泉五金厂进行加工外,被告人梁尤北纠合被告人黎国辉将其余大部分货物搬离华泉五金厂,藏匿于被告人梁尤北租用的仓库,并指使被告人谭仲林看管货物。尔后,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谭仲林分多次将部分货物低价卖出。同年8月28日,在支票付款期限及与供货商约定的货物结算期限即将届满时,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谭仲林关闭通信工具逃匿。具体事实如下:

    1、2006年6至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容桂高和拉丝厂价值人民币334580元的拉丝钢材等一批货物后,指使华泉五金厂员工潘瑞环签发了票面金额为124185元的空头支票一张, 剩余货款210395元未支付。

    2、2006年7至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南海区西樵弘信隆五金拉丝厂价值共人民币221343.16元的拉丝钢材等一批货物后,指使其员工潘瑞环签发了票面金额分别为72731元、72711元的空头支票各一张,其余货款75901.16元未支付。

    3、2006年7至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容桂林辉五金电器配件厂价值人民币543909.89元的拉丝铁线等一批货物后,指使员工潘瑞环签发了一张金额为156735元的空头支票,其余货款387174.89元未支付。

    4、2006年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骗得台励福机器设备公司中山办事处价值人民币70000元的一台励福FD30型叉车时,被告人梁尤北签发了一张金额为60000元的空头支票,其余货款9000元未支付。

    5、2006年7至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展鹰物资有限公司价值人民币568254.5元拉丝铁线等货物时,签发了一张金额为260178.5元的空头支票,其余货款308076元未支付。

    6、2006年7至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在骗得鹤山市德盛线材制品厂价值共人民币194461.31元的拉丝钢材等货物后,签发了四张金额共计156387.56的空头支票,剩余货款38073.75元未支付。

    7、2006年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在骗得广州市桦星钢材有限公司价值人民币642112元的拉丝钢材等货物后,指使其员工潘瑞环签发了三张金额共计642112元的空头支票。

    8、2006年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杰峰焊割器材经营部价值共人民币11150元的调直机等货物并支付部分货款后,对其余的货款,被告人梁尤北指使员工潘瑞环签发了一张金额为8900元的空头支票。

    9、2006年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在骗得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卓天建材店共价值人民币139954元的拉丝钢材等货物时,签发了一张金额为139954元的空头支票。

    10、2006年7至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在骗得被害人李东卫价值共人民币360812元的拉丝铁线等货物后,签发了五张金额共计360812元的空头支票。

    11、2006年8月间,被告人梁尤北采用收受财物不付款的手段,骗得中山市星骏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价值共人民币105769.8元的拉丝铁线等货物。

    12、2006年8月间,被告人梁尤北采用收受财物不付款的手段,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均邦机械有限公司价值共人民币23600元的DN—35Q气动电焊机两台。

    综上所述,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以签发空头支票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2054706.06元;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在履行合同过程中,以收受对方当事人的货物后逃匿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1157990.6元。被告人谭仲林销售赃物所得款项人民币30万元。

案发后,侦查机关扣押了赃款现金人民币29100元、赃物三十捆铁线,以及被告人谭仲林用于作案的工具粤YF3855江铃货车一辆。

  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以签发空头支票的方式诈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票据诈骗罪。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后逃匿,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又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依法对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实行数罪并罚。被告人谭仲林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赃物仍予以销售,其行为已构成销售赃物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梁尤北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黎国辉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百二十四条第(四)项、第三百一十二第、第六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七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梁尤北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12000元。(二)被告人黎国辉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7000元。(三)被告人谭仲林犯销售赃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元。(四)扣押的三捆铁线及现金29100元,由暂扣单位佛山市公安局顺德分局按比例发还给各被害人。(五)作案工具粤YF3855牌江铃货车一辆,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上诉人梁尤北上诉提出,为了躲避债务,才冒用“邝淦泉”的名义开厂;事先不知道给供货商开了空头支票,一审判决量刑过重。梁尤北的辩护人提出:1、一审判决实施数罪并罚有误,开具空头支票只是上诉人实施合同诈骗的手段,应包含在合同诈骗中,不应单独认定为犯罪;2、上诉人出售货物的款项都用于生产经营,没有侵占,案发后起回大部分货物并已发还货主,请求从轻判处。

  上诉人黎国辉上诉提出,在华泉五金厂没有股份,只是在梁尤北与客户交易完后做司机运货,没有参与票据诈骗和合同诈骗。黎国辉的辩护人提出,黎国辉不知道梁尤北利用票据诈骗,不构成票据诈骗罪,一审判决量刑过重。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6年3月初,上诉人梁尤北冒用“邝淦泉”的名义在佛山市顺德区伦教永丰工业区开办华泉五金厂。同年5月初,梁尤北用“邝淦泉”的化名,以华泉五金厂的名义,采用签发空头支票或收受货物后不付款的手段,骗得多名供应商的货物。然后,梁尤北纠合上诉人黎国辉将大部分货物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佛山市南海区西樵华夏村的仓库,其余少量货物由华泉五金厂加工,制造工厂正常经营的假象。梁尤北指使原审被告人谭仲林在其租用的仓库看管货物。尔后,梁尤北、黎国辉、谭仲林多次将部分货物低价卖出。同年8月28日,在支票付款期限及与供货商约定的货物结算期限即将届满时,梁尤北、黎国辉、谭仲林关闭通信工具逃匿。具体事实如下:

    (一)票据诈骗

  1、2006年6至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容桂高和拉丝厂价值人民币334580元的拉丝钢材等货物后,指使华泉五金厂员工潘瑞环签发了票面金额为124185元的空头支票一张,剩余货款210395元未予支付。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2、2006年7至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南海区西樵弘信隆五金拉丝厂价值人民币共221343.16元的拉丝钢材等一批货物后,指使其员工潘瑞环签发了票面金额分别为72731元、72711元的空头支票各一张,其余货款75901.16元未予支付。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3、2006年7至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容桂林辉五金电器配件厂价值人民币543909.89元的拉丝铁线等一批货物后,指使员工潘瑞环签发了一张金额为156735元的空头支票,其余货款387174.89元没有支付。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4、2006年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骗得台励福机器设备公司中山办事处一台价值人民币70000元的励福FD30型叉车,支付定金1000元,梁尤北签发了一张金额为60000元的空头支票,其余货款9000元未支付。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5、2006年7至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展鹰物资有限公司价值人民币568254.5元拉丝铁线等货物时,签发了一张金额为260178.5元的空头支票,其余货款308076元未支付。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6、2006年7至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在骗得鹤山市德盛线材制品厂价值共人民币194461.31元的拉丝钢材等货物后,签发了四张金额共计156387.56的空头支票,剩余货款38073.75元未支付。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7、2006年8月份,被告人梁尤北在骗得广州市桦星钢材有限公司价值共人民币642112元的拉丝钢材等货物后,指使其员工潘瑞环签发了三张金额共计642112元的空头支票。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8、2006年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杰峰焊割器材经营部价值人民币共11150元的调直机等货物并支付部分货款。剩余的货款,梁尤北指使员工潘瑞环签发了一张金额为8900元的空头支票。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9、2006年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在骗得广州市番禺区市桥街卓天建材店价值人民币共139954元的拉丝钢材等货物时,签发了一张金额为139954元的空头支票。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10、2006年7至8月份,上诉人梁尤北骗得被害人李东卫价值人民币360812元的拉丝铁线等货物后,签发了五张金额共计360812元的空头支票。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二)合同诈骗

  1、2006年8月间,上诉人梁尤北采用收受货物不付款的手段,骗得中山市星骏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价值人民币共105769.8元的拉丝铁线等货物。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2、2006年8月间,上诉人梁尤北采用收受货物不付款的手段,骗得佛山市顺德区均邦机械有限公司价值人民币共23600元的DN—35Q气动电焊机两台。之后,梁尤北与黎国辉将货物转移,藏匿于梁尤北租用的仓库。

  综上所述,上诉人梁尤北、黎国辉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以签发空头支票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083326.86元,其中空头支票数额为人民币2054706.06元;还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29369.8元。原审被告人谭仲林销售赃物所得款项约人民币30万元。

  案发后,公安机关扣押了赃款现金人民币29100元、赃物三捆铁线,以及原审被告人谭仲林用于作案的工具粤YF3855江铃货车一辆。公安机关在梁尤北租赁的佛山市南海区西樵华夏八甲工业大道13号厂房扣押了柴油发电机一台、调直机一台、碰焊机一台、台励福叉车一辆、冷拉线312.15吨、线材(钢筋)253.2吨,镀锌线18.45吨、铁钉43.31吨、焊网20.04吨。以上赃物已由公安机关发还给被害人。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上诉人梁尤北、黎国辉以签发空头支票的方式诈骗他人财物人民币3083326.86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票据诈骗罪;上诉人梁尤北、黎国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诈骗他人财物人民币129369.8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又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对上诉人梁尤北、黎国辉应依法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谭仲林明知是犯罪所得的赃物仍予以销售,其行为已构成销售赃物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诉人梁尤北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按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上诉人黎国辉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鉴于案发后追回大部分涉案赃物,可酌情对上诉人梁尤北、黎国辉从轻处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对部分犯罪事实定性不当,上诉人梁尤北、黎国辉利用票据骗取他人财物,应按其实际取得的财物数额认定犯罪数额,不应仅仅限于票面金额。一个行为只构成一个罪,即票据诈骗罪,原审判决将空头支票的票面数额认定为票据诈骗数额,将未支付的货款数额认定为合同诈骗数额不当。本院认定上诉人梁尤北、黎国辉犯合同诈骗罪只达到“数额巨大”,对合同诈骗罪应予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三)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百二十四条第(四)项、第三百一十二第、第六十九条、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维持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佛刑二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的第三、四、五项和第一、二项对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犯票据诈骗罪的定罪量刑及犯合同诈骗罪的定罪部分。(二)撤销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佛刑二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的第一、二项中对被告人梁尤北、黎国辉犯合同诈骗罪的量刑部分。(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梁尤北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00元;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12000元。(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黎国辉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7000元。

  二、主要问题

  (一)罪数形态的认定。基于概括的犯罪故意,采用不同的手段,连续实施了多宗犯罪,其中有部分独立的犯罪行为所使用的方法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如何认定罪数?

  (二)犯罪事实的构成。被告人的一个犯罪行为,能否运用两个罪名来评价?

  三、评析

    (一)罪数形态的认定。

  在本案中,被告人梁尤北等人为了骗取他人钱财,采取签订合同后签发空头支票或者接收货物不付款的方式骗取他人财物。本案辩护人提出,一审判决实施数罪并罚有误,开具空头支票只是上诉人实施合同诈骗的手段,应包含在合同诈骗中,不应单独认定为犯罪。辩护人提出的观点看似符合刑法理论上的“牵连犯”,其实不然。牵连犯,是指以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而其犯罪的方法行为或者结果行为又触犯了其他罪名的犯罪情况。被告人梁尤北等人为了骗取他人财物,与他人签订经济合同后,采用签发空头支票的方法,来骗取他人的信任,取得他人的财物。其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罪和票据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如果本案只有一个犯罪行为,应按照牵连犯的理论来认定,从一重罪处断。但对于行为人出于同一或概括的犯罪故意,而连续实施数个独立的同一性质的犯罪行为,其中有部分独立的犯罪行为所使用的方法(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同时又触犯了其他不同的罪名。这样一个由多个独立犯罪组成的连续犯而言,就不能简单地按牵连犯来处理,而应将数个独立的同一性质的犯罪行为根据其所使用的犯罪手段进行分类。同一犯罪手段为一类,将同一类中数个独立犯罪作为连续犯以一罪处断,如果同时属于牵连犯,则依照牵连犯的处断原则,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确定罪名。然后再对不同的类进行比较,如果罪名相同,则再根据连续犯的处断原则以一罪处罚。如果罪名不同,则应数罪并罚。

  本案被告人多宗犯罪事实分别构成合同诈骗罪和票据诈骗罪,应当实行数罪并罚。

    (二)犯罪事实的构成。

  本案的一审判决将被告人所开空头支票的票面金额认定为票据诈骗的数额,其余部分认定为合同诈骗的数额,导致运用两个罪名评价被告人的一个行为,属于对部分事实的定性不当。

  在本案二审认定的票据诈骗中,梁尤北等人使用了空头支票,被害人基于对票据的信任而将财物交由原审被告人控制,应将犯罪事实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按原审被告人实际取得的财物数额认定犯罪数额,不应仅仅限于票面金额。此外,一个行为只能构成一个罪,不能运用两个罪名来评价一个行为,故应将全部涉案的金额认定为票据诈骗罪的金额,而不仅仅限于空头支票票面金额。

  本案最后二单犯罪行为,梁尤北等人未使用票据,单独构成合同诈骗罪,应按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

  另外,本案案发后,追回大部分涉案赃物,可酌情对上诉人从轻处罚,故二审法院对本案进行了改判。

(执笔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二庭王兴元)   

本文摘自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7888222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15137 在线人数: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