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6月18日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鍏稿瀷妗堜緥 >> 详细内容  
不能因金融机构已经核销贷款而豁免债务人的偿债义务
文章来源: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发布者:新会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3/5/5      阅读:31949

不能因金融机构已经核销贷款而豁免债务人的偿债义务

 【裁判要旨】金融机构对金融债权的核销行为是内部管理行为,是否核销债权与债务人无关,不能因贷款核销而豁免债务人的偿债义务。

  【案号】答复案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粤高法执请复字第26号

 

一、基本案情

复议申请人(申请执行人)林强(债权受让人),男,1966年5月4日出生,汉族,住湛江市霞山区人民大道南47号2A幢403房。

委托代理人王廷砚,男,1983年2月9日出生,汉族,住湛江市赤坎区百园路20号。

委托代理人黄志强,男,1973年10月2日出生,汉族,住湛江市海景路165号天骊阁220房。

被执行人湛江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湛江市霞山区人民大道南82号。

法定代表人李华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宁景军,1971年9月21日出生,汉族,住湛江市霞山区民治路187号9栋703房。

被执行人湛江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装饰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四建工程公司),住所地:湛江市霞山区人民大道南82号。

法定代表人陈强,经理。

霞山法院于2003年2月10日对湛江建行诉湛江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装饰工程公司(下称四建装饰公司)、湛江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后变更为湛江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03]霞经初字第26号民事判决:限四建装饰公司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清偿借款本金5万元及利息给湛江建行;四建工程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由于四建装饰公司和四建工程公司没有自觉履行该判决确定的义务,湛江建行于2003年4月15日向霞山法院申请执行,霞山法院于同日立案受理(案号为:[2003]霞法执字第284号)。在执行过程中,湛江建行于2003年7月7日向霞山法院提出书面申请,申请书的内容为:“经查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现向你院提出请求终结执行,待后发现被执行人财产再申请你院强制执行”。霞山法院于2003年7月11日作出[2003]霞法执字第284号民事裁定:[2003]霞经初字第26号民事判决终结执行。裁定书已分别送达给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

林强于2009年9月8日受让上述债权后,于同年10月27日向霞山法院申请恢复执行及变更申请执行人。霞山法院于2009年11月10日裁定变更该案的申请执行人为林强,并于同年11月23日裁定查封了四建工程公司的有关财产,之后于2010年3月17日向四建工程公司送达恢复执行通知书。

四建工程公司向霞山法院提出异议,霞山法院于2010年4月22日召开听证会。霞山区法院经审查认为:案件执行终结的效力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程序上的效力,执行终结的裁定一经生效,执行程序即告结束,以后也不再恢复;二是实体上的效力,执行终结后,人民法院不再以司法强制力迫使被执行人履行义务,也不以执行程序保证权利人实现法律文书所确定的权利。本案中,原申请人湛江建行向该院提出申请,要求终结执行本案,该院依法作出终结执行裁定后,已经双方当事人签收,该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省法院)《关于中止执行案件恢复执行的规定(试行)》第六条关于“适用本院粤高法[1999]46号《裁定终结执行几类案件的暂行规定》(以下简称《1999规定》而裁定终结执行的案件,申请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但金融机构等申请执行人自行申请终结或其债务已核销的除外”的规定,本案终结不属于上述规定可以恢复执行的情形之一。原申请执行人虽然在申请书上写明“待后发现被执行人财产再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内容,但并不影响本案已终结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现申请执行人林强要求恢复执行本案,该院亦启动了该程序,并采取了相应的执行措施,显然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本案依法不得再予恢复。据此,四建工程公司的异议请求有理,应予支持。本案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做出[2010]霞执异字第18号执行裁定:撤销该院于2009年11月30日作出的[2003]霞执字第284号恢字1号[2009]恢复执行通知书。

二、请示与答复

湛江中院审判委员会经讨论,形成两种倾向性意见:

第一种意见即多数人意见认为:本案的债权已经核销,财政部门已补贴给银行,银行不能再向债务人追索。财政部门的规定是部分规章,只能参照适用,而不是适用,本案应适用省法院的《关于中止执行案件恢复执行的规定(试行)》第六条的规定。故应驳回林强的复议申请,维持霞山法院[2010]霞执异字第18号执行裁定。第二中意见即少数人意见认为:财政部《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是部门规章,效力高于省法院的指导意见,本案应当适用财政部的上述规定。本案的债权没有被放弃,应裁定恢复执行,故撤销霞山法院[2010]霞执异字第18号执行裁定。

湛江中院就上述问题请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答复称:同意你院审判委员会少数人的意见,恢复申请执行人林强与被执行人湛江市第四建筑工程公司装饰工程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的执行。

三、评析

《1999规定》规定了六种可裁定终结执行的情形,第六种为“经查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请求终结执行的”,并规定了“申请执行人认为终结执行的情形已消失,可向原执行法院申请重新立案执行”。我院对《1999规定》所作的《说明》中阐明鉴于中止案件符合恢复条件的只占5%,而中止案件属于未结案件,因此增加了未结案件数,降低了结案率,也影响了执行人员的工作积极性。故为了减少积存案件,提高结案率,保障申请人的合法权益而制定了该《1999规定》。

2000年9月6日发布的《关于依法审理和执行四家资产管理公司办事处为债权人的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第10条规定:“对于经人民法院裁定中止执行的案件,经过两年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的,执行法院应主动审查是否符合终结执行的条件。在审查时,应指派执行人员征求申请执行人的意见。申请执行人同意终结执行的,依法终结执行,不同意终结执行的,限期申请执行人提供被执行人财产或财产线索,不能提供或提供的线索经查不属实的,裁定终结执行。终结执行后,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恢复执行”。

2004年3月26日又下发的《关于不再适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终结执行几类案件的暂行规定>的通知》,说明由于上述《规定》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的有关规定不符,在实践中导致中止执行和终结执行不分,结案方式不规范,故通知不再适用。

对于债权核销问题,财政部和银监会有专门的规定,强调“账销案存”,要求建立呆账核销台账和进行表外登记,单独设立账户管理和核算,要求银行继续追索,且要求金融企业加强保密,不得对借款人和担保人披露核销。

财政部《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2010年修订版)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金融企业必须建立呆账核销保密制度,金融企业按照规定核销呆账,应当在内部进行运作,做好保密工作”。第二款规定:“除下列法律法规规定债权与债务或投资与被投资关系已完全终结的情况外,已核销的呆账作“账销案存”处理,应当建立呆账核销台账和进行表外登记,单独设立账户管理和核算,并按档案管理的有关规定加强呆账核销的档案管理,有关情况不得对借款人和担保人披露”。第三款规定:“法律法规规定债权与债务或投资与被投资关系已完全终结的情况包括:1.列入国家兼并破产计划核销的贷款;2.经国务院专案批准核销的债权;3.法院判决终结执行或法院裁定免除责任,并且了结全部债权债务关系的债权;4.法院裁定通过重整计划或和解协议,根据重整计划或和解协议核销的债权,在重整计划或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5.自法院裁定破产案件终结之日起已超过2年的债权”。第四款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国务院批准,一律不得对外披露金融企业内部呆账核销安排和实际核销情况。金融企业实际呆账核销金额按国家规定对外披露监管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必须保守金融企业的商业秘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加强银行已核销贷款管理工作的通知》亦规定了“加强已核销贷款档案管理,坚持账销案存原则,健全已核销贷款催收制度,维护银行合法权益,做好贷款核销保密工作,切实防范道德风险,规范已核销贷款会计核算,客观反映资产状况”。

财政部《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2010年修订版)第二十六条:“金融企业必须建立呆账核销后的资产保全和追收制度,除法律法规规定债权与债务或投资与被投资关系已完全终结的情况外,金融企业对已核销的呆账继续保留追索的权利,并对已核销的呆账、贷款表外应收利息以及核销后应计利息等继续催收”。

由以上规定可以看出,《1999规定》对当事人是否申请终结执行有重大影响,当事人在没有放弃债权的情况下,可选择中止执行,但因为有了《1999规定》,才导致当事人申请终结执行。本案的原申请执行人湛江建行在申请书上明确了“待后发现被执行人财产再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由此可以看出,其真实意思是中止执行。该终结执行是在《关于不再适用<1999规定>的通知》下发之前做出的,应适用《1999规定》,如查实被执行人确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应裁定恢复执行。如不裁定恢复执行,则金融机构等当事人在《1999规定》的指引下申请终结执行的,之后又被《关于中止执行案件恢复执行的规定(试行)》剥夺申请恢复强制执行的权利,显然不合理。

虽然本案债权已经核销,但是本案的债权债务关系不属于《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2010年修订版)第二十五条第三款规定的债权债务完全终结的情形,所以原债权人湛江建行对已核销的呆账仍然享有继续追索和对已核销的呆账、贷款表外应收利息以及核销后应计利息等继续催收的权利。林强在受让该债权后自然就享有了追索权。显然,我院《关于中止执行案件恢复执行的规定(试行)》第六条关于“适用《1999规定》而裁定终结执行的案件,申请人可以申请恢复执行,但金融机构等申请执行人自行申请终结或其债权已核销的除外”的规定与上述财政部和银监会的规定发生冲突,不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因此,本案不应适用《关于中止执行案件恢复执行的规定(试行)》第六条规定。湛江建行的核销是内部管理行为,是否核销本案债权与债务人无关,不能因贷款核销而豁免债务人的偿债义务。债权核销不应成为阻止恢复执行的理由。所以,应当撤销霞山法院[2010]霞执异字第18号执行裁定,恢复本案的执行。

 

(作者单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

 

本文摘自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6093485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1595 在线人数: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