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5月27日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鍏稿瀷妗堜緥 >> 详细内容  
赃款追缴不适用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
文章来源: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发布者:新会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3/5/5      阅读:31770

赃款追缴不适用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

李焱辉

【要点】

追缴赃款,是司法机关在侦查、提起公诉、审判财产类犯罪案件过程中对赃款赃物进行核实、确认、查明去向并采取扣押、查封等强制措施后予以追缴退赔或上缴国库的司法活动,不能适用民事诉讼法有关执行程序的规定,亦不能按照财产刑执行的有关规定处理。

【答复案号】

2011)粤高法执请复字第67

 

一、基本案情

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728日作出(2004)珠中法刑初字第51号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刘光宜、郑烈松、李宇华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除对上述被告人处以刑罚外,还判决:查封、冻结、扣押的赃款、赃物返还被害单位。判决认定刘光宜挪用1.1亿元中,8850万元用于与陈振林合作开发工程项目及借款。刑事审判过程中,查封了陈振林属下的部分不动产。

珠海中院于20052月立案执行。在执行过程中,珠海中院采取陈振林退回部分赃款,珠海中院相应解封等值房产的形式执行。至今,陈振林尚欠本金903万余元未返还被害单位。珠海中院查封陈振林属下的不动产,经评估价值3522.99万元。200910月,珠海中院委托拍卖公司以3522.99万元为底价拍卖,但无人竞买。珠海中院在第一次保留价的基础上下调20%,20106月第二次拍卖,仍无人竞买。中院在第二次拍卖底价的基础上,又下调20%,拍卖公司随后在20113月、4月拍卖,仍无人竞买。现珠海中院请求在继续下调20%,进行第四次拍卖。

二、请示与答复

珠海中院请示,对刑事追缴赃款是否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28条之规定,要求债权人接受抵债,否则解除查封。

珠海中院合议庭有两种意见。多数意见认为,本案是刑事追缴,陈振林取得多少赃款就应当悉数退还被害单位,拍卖财产追缴赃款不受民事执行三次拍卖的限制。少数意见认为,追缴赃款不能损害赃款使用人的利益,拍卖财产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28条之规定。经该院审委会讨论,同意合议庭多数人意见,即刑事追缴赃款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并就该问题请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答复:同意你院审委会意见。该案刑事判决中关于追缴赃款的判项内容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你院应采取相应措施追缴赃款,依法保护被害单位合法权益。

三、案件评析

该案涉及到刑事判决的执行问题,容易造成混淆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1条谈到了对刑事判决中财产部分的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财产刑问题的若干规定》也涉及到刑事判决财产刑的执行问题。这些规定是否适用于本案?该如何解决刑事判决中赃款的追缴问题?这是本案的焦点,解决它的根本是要分析刑事追赃的性质,然后决定采取何种方式解决。

1. 该案不属于《民事诉讼法》意义上的执行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1条之规定,“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以及刑事判决、裁定中的财产部分,由第一审人民法院或者与第一审人民法院同级的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的人民法院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条规定的更为明确,“执行机构负责执行下列生效法律文书:(1)人民法院民事、行政判决、裁定、调解书、民事制裁决定、支付令以及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裁定、调解书―――”由此可见,《民事诉讼法》关于刑事判决财产部分执行的规定,着重在于解决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中有关财产的执行,该类案件其实质还是民事案件。因此,该案不属于适用民事执行程序的案件。

2. 该案也不适用最高法院有关财产刑执行的有关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财产刑问题的若干规定》第3条,只规定了对罚金和没收财产的执行。与此相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对财产刑的界定,仍是罚金和没收财产。结合《刑法》第34条关于刑罚种类的规定,财产刑的定义是非常清楚的,它是剥夺犯罪人或者犯罪单位财产的刑罚方法。我国刑法规定的财产刑,只包括罚金和没收财产两种。除此之外,法律对的赃款赃物执行没有明确的规定。而且,对于财产刑(罚金、没收财产)的执行,应一律上缴国库。而追缴是要退赔给受害人或单位。这也是两者的明显区别。因此,在成文法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对于刑事判决中追缴的执行,也不能按照有关财产刑的执行规定来处理。

3. “追缴”从法律性质上而言,是司法机关(公安、检察、法院)在侦查、提起公诉、审判财产类犯罪案件过程中对赃款赃物进行核实、确认、查明去向并采取扣押、查封等强制措施予以追缴退赔或上缴国库的司法活动。对司法机关而言,追缴既是司法机关的权力,也是必须履行的司法义务。在目前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就本案而言,珠海中院的执行部门既然已经作为承担追缴责任和义务的部门,并且采取了一些执行手段,可以在查清赃款去向的基础上,继续采取有效手段予以追缴。

4. 就本案而言,作为行使法定权力和义务的司法机关,在查清赃款去向的前提下,不能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28条之规定,即不能在3次流拍,且在发出变卖公告后,没有买受人愿意以第3次拍卖的保留价买受该财产,申请人、其他债权人又不表示接受该财产抵债的情况下,解除查封、冻结,将该财产退还给被执行人。况且,在该案中,没有申请人,只有被害单位。该被害单位也不能依刑事判决申请强制执行。原因除了前面12点所述的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执行依据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15条的规定,因犯罪分子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财产而使其遭受物质损失的,不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人民法院通过追缴、责令退赔的方式弥补被害人损失,不能弥补损失的,被害人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因此,珠海中院可以在采取相关追缴措施后,如仍不能弥补损失,可以告知被害单位另行提起民事诉讼。

综上,该类型案件,在侦查、起诉阶段查封、扣押的赃款、赃物,如果移交给法院的,可在审判程序结束后直接退赔给被害人(单位)。如果案件审理结束后,需要继续追缴赃款的,可交给执行部门执行,但不属于民事执行案件,不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28条之规定处理。

 

           (作者单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

本文摘自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5774458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5677 在线人数: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