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9月19日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鍏稿瀷妗堜緥 >> 详细内容  
执行申请书未列明的连带债务人执行法院
文章来源: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发布者:新会区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3/5/5      阅读:35029

执行申请书未列明的连带债务人执行法院

不得推定为被执行人

 

蒋先华

 

  【内容提要】申请执行人须以提交申请执行书这一明示的方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对多个连带义务人是否全部申请执行,权利人可以依法自行决定,人民法院应当尊重当事人对其民事权利的处分。申请执行人没有明示的,应视为其未申请,执行法院不得超越申请执行的范围而以推定方式扩大被执行主体。

  【案号】 答复案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8)粤高法执请复字第13号  

一、基本案情

申请执行人:阳江市建设发展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建设公司”)

被执行人:阳江市交通机械厂(以下简称“机械厂”)

建设公司与机械厂、阳江市交通委员会(以下简称阳江市交委)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经调解达成协议。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阳江中院)于1992年5月19日出具(1992)阳中法经调字第57号民事调解书,确认:1、被告机械厂欠原告建设公司贷款本金30万元和利息123149.3元,从1992年7月起每月还款2万元;2、被告阳江市交委对被告机械厂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1993年12月30日,建设公司向阳江中院申请执行,填写了由阳江中院提供格式的《执行申请书》,主要内容是:“阳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我公司与交通机械厂因借款合同一案,贵院已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九日调解完毕。但交通机械厂未按调解协议规定的期限清还本金和利息,使我公司的利益受到损失。因此,特向贵院申请执行。”(划下横线部分为申请执行人建设公司填写的内容,其他为阳江中院提供的格式内容)。1994年8月29日,阳江中院向机械厂发出执行通知书。1999年12月13日,阳江中院作出(1996)阳江法执字第15-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中止执行。

  2006年11月20日,建设公司向阳江中院申请恢复执行,列明被申请执行人为机械厂、阳江市交通局。2007年1月24日阳江中院作出(1996)阳中法执字第15-1号《民事裁定书》,认为被执行人阳江市交委已变更名称为阳江市交通局,裁定变更阳江市交通局为本案被执行人,限阳江市交通局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向申请执行人清偿债务30万元及相应利息。

  阳江市交通局向阳江中院提出异议称:申请执行人于1993年12月30日只是申请对机械厂执行,并没有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九条关于申请执行时限的规定,申请执行人的上述行为表明其已经放弃了对阳江市交委申请执行的权利。阳江中院历年来也只是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对机械厂进行执行,没有对阳江市交委进行执行,也未向阳江市交委发出任何执行通知书,因此阳江市交委不是本案的被执行人,裁定变更阳江市交通局作为本案的被执行人没有依据。

  申请执行人建设公司在2007年5月9日阳江中院举行的听证会上提出:申请执行是对整个案件的执行,不是针对部分;申请执行书并没有反映放弃追偿连带责任的内容,不能推定权利人放弃权利;执行申请书是格式化的,不代表申请执行人放弃追偿的权利;法院的立案审批表也有列明可追偿连带责任人。

  经查执行案卷确认:1、阳江中院的执行立案呈批表中被执行人一栏填写为机械厂和阳江市交委,该呈批表上把案件编号为(1996)阳中法执字15号。据此可以判断,该立案呈批表的填写时间并非是建设公司申请时的1993年,应是编立案号的1996年。2、该案案卷未发现向申请执行人送达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和向阳江市交委送达的执行通知书及回执。3、除立案呈批表外,从1993年12月30日建设公司申请执行时起至2006年11月20日申请恢复执行时止,案卷中所有材料均未涉及阳江市交委,包括阳江中院于1999年12月13日所作的中止执行裁定书。

    二、请示与答复

    本案的争议问题是能否列阳江市交委为被执行人。

    阳江中院对此形成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执行申请书中虽有没有列阳江市交委,但从申请执行书的内容看,申请执行人实际上是申请对调解书的执行。机械厂是本案的实际借款人,执行申请书只列机械厂没有列阳江市交委符合情理。在执行过程中没有向阳江市交委发出执行通知,是执行工作程序出现问题。从整个案卷来看,并没有反映申请执行人放弃请求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的意思表示。因此,应驳回阳江市交通局的异议。另一种意见认为,从建设公司提交的执行申请书分析,其只是申请强制执行机械厂,没有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根据2007年修正前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限,双方或者一方当事人是公民的为一年,双方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为六个月”的规定,建设公司至今没有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已过法定期限。放弃申请执行的后果只能由其自行承担。因此,阳江市交委不是本案的被执行人,不应变更本案的被执行人为阳江市交通局。

    阳江中院于2008年1月就上述问题请示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答复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9条第1款、第20条第(1)项的规定,申请执行人须以提交申请执行书这一明示的方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对生效法律文书是否申请执行,是否申请全额执行,以及对多个连带义务人是否全部申请执行,权利人可以依法自行决定,人民法院应当尊重当事人对其民事权利的处分。申请执行人没有明示的,应视为未申请,人民法院超越申请执行的范围而以推定方式扩大被执行主体并无法律依据。从1993年12月30日建设公司申请执行时起至2006年11月20日申请恢复执行止的十余年间,申请执行书未列明阳江市交委为被执行人,案卷材料也未反映建设公司有任何明示的意思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执行法院未向阳江市交委发出执行通知书也未对阳江市交委采取执行措施,建设公司对此并未提出任何异议。依照1991年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建设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其对于阳江市交委的债权已丧失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力的保护。

    三、评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9条第1款规定:“生效法律文书的执行,一般应由当事人依法提出申请。”可见,除移送执行外,一般应当由当事人自行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提起执行程序。对生效法律文书是否申请执行,是否申请全额执行,以及对多个连带义务人是否全部申请执行,权利人可以依法自行决定,人民法院应当尊重当事人对其民事权利的处分。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20条第(1)项的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时应提交申请执行书。换言之,申请执行人须以提交申请执行书这一明示的方法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人没有明示的,应视为未申请。人民法院在执行中,虽然可依法律规定追加和变更当事人,但超越申请执行的范围而以推定方式扩大被执行主体并无法律依据。

本案中,从1993年12月30日建设公司申请执行时起至2006年11月20日申请恢复执行的十余年间,不仅申请执行书未列明阳江市交委为被执行人,案卷材料也未反映建设公司有任何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的意思表示。在这期间,执行法院既未向阳江市交委发出执行通知书也未对阳江市交委采取任何执行措施,建设公司对此也未提出任何异议。由此可认定,建设公司未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根据2007年修正前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九条有关“申请执行的期限,双方或者一方当事人是公民的为一年,双方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为六个月”的规定,建设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申请强制执行阳江市交委,其对于阳江市交委的债权丧失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力的保护。

(作者单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

本文摘自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7657235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7925 在线人数: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