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鏂囦功鍏紑 >> 姘戜簨瑁佸垽鏂囦功 >> 详细内容  
(2013)江新法民一初字第391号黄付力诉被告杨联标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判决书
文章来源:新会人民法院      发布者:崖门庭      发布时间:2013/12/24      阅读:19187

 

广 东 省 江 门 市 新 会 区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江新法民一初字第391号

  原告黄付力。

  被告杨联标。

  原告黄付力诉被告杨联标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2月26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苏达昶独任审判,并于同年4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付力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杨联标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付力起诉认为,因杨联标需自建农村房屋与黄国雄、沈泉签订《建屋工程协议》,协议内容为:杨联标包建筑材料,由黄国雄、沈泉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接该房屋的施工。杨联标与沈泉在协议上签名确认,为此黄国雄与沈泉雇请原告从事批灰和贴瓷砖工作。2011年11月12日上午原告在施工过程中,因桥绳断开,原告从高处的吊桥掉落地下,导致身体受伤,受伤后先被黄国雄送到江门市新会区崖门卫生院治疗,并于当日转送至江门市新会中医院治疗。原告在此次事故中损失为:医疗费30226.68元,护理费50元/天×29天=145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50元/天×29天=1450元,误工费33元/天×209天=6897元,合计40065.48元。杨联标作为发包人将房屋建设工程发包给没有相关施工资质的黄国雄、沈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其行为具过错,所以杨联标应承担本次事故的10%的责任4006.55元(40065.48元×10%)。据此,诉请法院判令:1、被告杨联标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4006.55元;2、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告黄付力对其陈述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病历》复印件一本、《住院收费收据》复印件两份。证明:原告受伤后到新会中医院治疗情况,分别花费了医疗费30226.68元、41.8元。

  2、《(补写)证明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住院治疗情况,从2011年11月12日至12月10日住院,期间留陪人,出院后需全休及门诊复查半年。

  3、《(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1318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在(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1318号案已认定被告杨联标需承担本次事故损害赔偿数额为4006.55元的事实。

  经过庭审的质证、辩证,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由于上述证据经本院(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1318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因此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原告提交的证据3,该判决书已生效具既判力,故本院予以采纳。

  综合原告的陈述及本院采信的证据,经审理查明事实如下:杨联标因需自建农村房屋与黄国洪、沈泉签订《建屋工程协议》,协议内容为:杨联标包建筑材料,由黄国洪、沈泉以包工不包料的方式承接该房屋的施工。杨联标与沈泉(以“金生”名字)在协议上签字确认。为此黄国洪、沈泉雇请黄付力从事批灰和贴瓷砖工作。2011年11月12日上午黄付力在施工过程中,因桥绳断开,黄付力从高处的吊桥掉落地下,导致身体受伤。受伤后,黄付力被黄国洪送到江门市新会区崖南卫生院治疗,并与当日转送至江门市新会中医院治疗。经诊断黄付力伤情为:(1)胸口骨折……。为此黄付力从2011年11月12日至2011年12月10日住院治疗共29天,期间共花费医疗费30268.48元。2012年8月4日,新会中医院出具证明:黄付力住院期间留陪人一人,出院后需继续全休及门诊复查半年。此外,黄付力受伤后,黄国洪支付36000元给黄付力。

  本院认为,本案是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关于本案中原、被告双方的关系问题?经本院(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1318号民事判决书查实,黄国洪与沈泉是共同承揽杨联标的房屋进行建造的,原告黄付力是受雇于黄国洪、沈泉从事建筑工作,原告黄付力与黄国洪、沈泉是存在雇佣关系。

  关于本案中各方当事人的责任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杨联标作为发包人将房屋建设工程发包给没有相应施工资质的黄国洪、沈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二条“建筑工程实行直接发包的,发包单位应当将建筑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条件的承包单位”的规定,其行为具有过错;黄国洪、沈泉明知自己的没有施工资质而承接该建设工程进行施工,同时作为雇佣黄付力进行施工的雇主,却没有为其雇员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设施,对黄付力的损害同样具有过错。可见,杨联标、黄国洪、沈泉均违反了法定义务,对造成黄付力的伤亡具有共同过错,从一定意义上说,构成了共同侵权,依照上述的法律的规定,杨联标、黄国洪、沈泉应对黄付力的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照法理,连带责任人对外承担的是整体责任,而对内则应依照法律规定或约定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即按份责任。具体赔偿份额的确定,应以各行为人的之间的过错程度或者原因力比例的大小为原则。就本案而言,造成伤害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作为雇主的被告黄国洪、沈泉没有施工资质而承接该建屋工程,且未为作为雇员的黄付力提供安全的施工条件,故其应承担本次事故主要的赔偿责任;杨联标知道黄国洪、沈泉没有相应资质而发包工程,其行为虽具有过错,但过错相对较小,且其过错行为并不是直接导致黄付力受伤,故其应承担次要的赔偿责任。原告黄付力作为成年人,在高位建筑作业,应当知道具有危险性,却不顾自身的人身安全在没有安全保护措施情况下进行作业,故对自已的损害也应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

  综合以上考量,本院认为杨联标应承担本次事故损害赔偿10%的责任,黄国洪、沈泉应共同承担本次事故损害赔偿70%的责任,黄付力对本次事故损害赔偿应承担的20%的责任。黄付力认为其因本次事故损失为医疗费30268.4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450元(50元/天×29天)、护理费1450元(50元/天×29天)、误工费6897元[12006元/年÷365天×(29天+180天)],合计40065.48元,经查上述赔偿项目均未超出法定的赔偿标准,本院予以确认。因此杨联标应承担本次事故损害赔偿数额为4006.55元(40065.48元×10%),黄国洪、沈泉应共同承担本次事故损害赔偿数额为28046.84元,原告黄付力应承担本次事故损害数额为8012.09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因被告杨联标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故本案依法作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二款,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杨联标应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付原告黄付力的经济损失4006.55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适用简易程序,案件受理费50元减半收取25元,由被告杨联标负担(此诉讼费缓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受理费。

 

审  判  员   苏达昶

二○一三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余景辉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5706899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2255 在线人数: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