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5月27日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鏂囦功鍏紑 >> 姘戜簨瑁佸垽鏂囦功 >> 详细内容  
(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846号麦国培与何利群婚约财产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文章来源:新会人民法院      发布者:双水庭      发布时间:2013/12/24      阅读:16967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江新法民一初字第846

原告麦国培,男。

委托代理人苏劲斌,广东良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利群,女。

委托代理人梁当利,广东永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志姣,广东永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麦永健,男。

委托代理人郑洋洋,广东凌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麦国培诉被告何利群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67日立案受理后,同年726日,麦永健以该案所涉讼争标的与其有直接利害关系,自己有独立请求权为由申请以第三人的身份参加诉讼。本院经审查,决定同意麦永健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2917日、同年12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两次庭审,原告麦国培的委托代理人苏劲斌,被告何利群的委托代理人梁当利,第三人麦永健的委托代理人郑洋洋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麦国培诉称:原告的妻子于2009217日因病去世。因原告有意续弦,2010年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确定恋爱关系。同年10月,双方商谈订婚事宜,被告要求原告出资以原、被告名义购买价值约100万元的房屋一套。201011月,因筹备结婚事宜,原告家人出资1036000元,以原、被告的名义购买了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振兴二路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车位。20125月,原、被告入住讼争房屋后,被告开始经常借故吵闹。同年6月初,被告更自行搬离该房屋,并与原告解除恋爱关系。由于上述购房款项是原告为与被告结婚及共同生活而支付的,现由于被告没有与原告登记结婚,且两人已经解除恋爱关系,被告应当返还上述财产给原告。原告向被告提出要求其返还上述财产,被告不予理会。被告的上述行为严重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起诉,请求判令:1、被告向原告返还买楼投资款518000元;2、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被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的主体资格。

2、购房发票三张(均是复印件)。证明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振兴二路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车位是以原、被告的名义购买的,出资人是第三人,被告没有任何的出资。

3、广东省农村信用社存款凭条、取款凭条、中国邮政储蓄转账凭单各一份(均为复印件)。证明原告的儿子即第三人麦永健支付了1036000元购房款用于购买上述涉案房屋。

 被告何利群辩称:一、被告从未收取过原告所诉的518000元。原、被告是自由恋爱,共同出资购买会城振兴二路XXX11X3-111X3-2房屋及X80#车位,该部分房产是双方共同共有的财产。原、被告于2009年上半年经人介绍相识,双方确立恋爱关系后,于同年10月开始同居生活。双方同居之初,原、被告共同生活在XX大厦一单元房屋内,为便于家庭生活,20107月左右,经双方商定共同出资购买新房。在此情况下,双方经多次参考各楼盘,选定了会城振兴二路XXX11X3-111X3-2房屋及车位(即涉本案房屋),由双方共同出资购买。201010月底,被告与原告二人一起与房地产开发商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编号为NO.01542X4NO.01542X5NO.01542X1的三份《广东省商品房买卖合同》,约定被告与原告二人共同购买涉案房屋。2010113,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在收齐购房款的情况下,出具了三张《销售不动产发票》,发票总金额为857829元,付款人为“麦国培、何利群”(即原、被告),款项性质为“预收购房款”。上述商品房买卖合同和发票清楚地证明了讼争房屋由被告与原告二人共同付款并共同购买。原告主张购房款为1036000元,并全部由其或其家人支付并不属实。被告所提供的购房合同及发票已明确涉案房屋的购买价格为857829元,何来1036000元,何来被告分文未付?原告强词夺理,目的只为非法侵占被告财产。二、原告要求“返还投资款”的诉讼请求与其陈述的事实与理由互相矛盾,进一步证明了原告企图霸占被告财产的不良用心。原告主张双方购买房屋为投资行为,但是双方又有何投资方案?如何约定投资亏损或收益分配的规则呢?可见原、被告投资购房的说法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原、被告双方自由恋爱,同居期间尽心尽力照顾原告以及其儿子、儿媳、孙子,双方感情也极为融洽。2009年底,原、被告已准备登记结婚,但原告子女横加干涉,要挟如果我们结婚将对我们不利等。原告子女之所以干涉原、被告婚姻理由很简单,原告是企业家,拥有大量资产,同时是新会区麦氏钢具有限公司大股东,如果原、被告结婚,原告百年之后则被告极可能分其家产!原告子女想法可见之龌龊,正因原告子女的干涉,原、被告的结婚登记也一拖再拖。由于原告子女的无理取闹,也影响了原、被告的感情,被告无法与原告家人继续共同生活,遂于20126月底搬离涉案房屋。原、被告之间从没有任何约定以何聘礼或多少聘礼作为恋爱或结婚条件,新会当地也没有“购房作为聘礼”习俗,何来原告所主张的“被告没有与原告登记结婚,且两人已经解除恋爱关系,被告应当返还上述财产给原告”,何况房屋系由双方共同出资购买,何来返还购房款一说?因此,原、被告之间既没有约定投资购房,也不存在返还聘礼事实,原告选择返还投资款或返还聘礼都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告以恋爱为名,企图对被告财色兼收的居心昭然若揭。综上,原告歪曲事实,请求无理,请法院依法驳回。

被告在举证期限内提供证据如下:

1、《商品房买卖合同》三份和《销售不动产发票》三份。证明201010月,原、被告一起与房地产开发商江门市基力公司签订三份购房合同,以总价857829元购买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振兴二路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X车位,房屋的付款人是原告和被告,被告持有的发票也是支付人联。

2、企业机读档案资料和变更登记资料各一份。证明原告在201089前是新会区麦氏钢具有限公司占股权90%的大股东。因原、被告恋爱,原告子女因惧怕被告以后分配原告财产,横加干涉原、被告婚事,并胁迫原告将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原告子女。故原告在201089将全部股权转让给原告子女,原、被告的恋爱同居关系才得以继续。

3、水电费缴纳凭证一份。证明被告是涉案房屋的居住人和管理人,管理同居生活期间的开支、生活。

4、原告的诉状和第三人参加诉讼申请书各一份。证明在本案中,原告和第三人均是为了要求被告支付518000元而捏造理由。

第三人麦永健述称:我的母亲甄彩连去世后,我父亲即原告与被告经人介绍认识后,确定恋爱关系,双方从201011月起筹备结婚。我为此出资1036000元,以原、被告的名义购买了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振兴二路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车位(以下称XX房屋),作为原、被告结婚并与我们一家人共同生活使用。20125月,原、被告及我夫妇入住XX房屋。20126月初,我得知,被告已自行搬离该房屋,并不再打算与原告登记结婚。上述购房款项是我基于原、被告要结婚以及被告与原告及我们成为家人共同生活而支付的,现由于被告没有与原告登记结婚,两人已经解除恋爱关系且没有继续共同生活的意愿,被告应当返还我所支付的属于被告所占份额对应的购房款518000元给我。但是被告对我返还财产的要求不予理会。目前因原告已经对被告提起诉讼,我认为,购房款是我支付的,被告应当向我返还购房款。因此,我申请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是诉讼,并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向我返还买楼投资款518000元;二、判令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

第三人在举证期限内提供证据如下:

广东省农村信用社存款凭条、取款凭条、中国邮政储蓄转账凭单各一份。证明涉案的房屋、车房的购房款合计1036000元全部是由第三人全额支付的。

对于第三人麦永健的主张,原告麦国培认为:本案中,原、被告与第三人是牵连在一起的。当初购买涉案房屋是为了原、被告与第三人三方家庭共同使用居住。购买涉案房屋的出资人确实是第三人,所以我方在提出本案主张的时候,法庭认为该款可以直接判给第三人的,我方也赞成,如果法庭判令支持我方的诉求,我方也会将该款返还给第三人。我方起诉涉及的购房款518000元,因该房产至今还没有确权,还是在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的名下,所以我方作为一种债权进行起诉。因为房屋还没有确权所以涉案房屋不是婚约财产,而购房款中的518000元是婚约财产,是购房房产的一半价值。

对于第三人麦永健的主张,被告何利群认为:希望原告和第三人需要明确本案是投资还是婚约财产的法律关系。从原告的诉状可见原告是用怎样的理由希望从被告处得到518000元。如果本案属于投资纠纷,第三人可以参加诉讼,如果是婚约财产纠纷的,第三人是没有任何的请求权且无权参与本案诉讼。第三人认为属投资款而向被告主张权利的,应另行起诉,第三人在本案中不是必要参加共同诉讼的第三人。原、被告双方根本没有任何的婚约,原、被告自由恋爱之后共同生活所产生想结婚的念头,所以就想购买房屋,并没有以购房作为结婚的条件。原、被告购买房屋没有要求原告、第三人以购房作为结婚的条件。而且涉案房屋是原、被告共同出资购买的。

根据原告的申请,本院依法调查以下证据:1、商品房买卖合同两份,2、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的说明一份,3、中国工商银行的业务委托书一份,4、商品房合同登记详细资料两张。

为了查明案件事实,本院依职权向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相关人员作出调查笔录一份,该工作人员表示本案涉案房产原为其他人购买,原、被告自行与该原购房人联系买卖上述房产,基力置业公司一共收到购房款是857829元(含原购房人之前已经预付的购房款),并没有直接收到过麦永健汇来的款项,而与基力置业公司交涉办理购房交款事项的一直是原、被告。至于购房款857829中,原、被告交付了多少现金给基力置业公司,该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忘记了,且原购房者的相关资料基力置业公司也已经删除。

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2没有异议。购房发票的付款人联原件均在我方手上,是原、被告付款;证据3与本案无关,故对其真实性不予确认。

第三人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均没有异议,均予以确认。

对于被告所举证据,原告质证意见如下: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23的真实性均没有异议。我方对双方共同购买涉案房屋的事实没有异议,原、被告在恋爱过程中共同生活及由被告管理同居生活期间的开支我方也认可。客观上,原、被告和第三人共同生活两年多,期间没有说过对被告有威胁的话。证据4不应属于本案的证据,起诉状和第三人参加诉讼申请书里面的陈述我方已经进行说明,如果被告坚持作为证据使用,我方不予质证。

对于被告所举证据,第三人的质证意见如下:我方的质证意见基本和原告一致,但证据2与本案无关,第三人并没有干涉原、被告之间的关系,我方反而是支持原、被告的关系。

对于第三人提交的证据,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没有异议。

被告对第三人所举证据的质证意见如下:对农村信用社2010113日的取款凭条以及存款凭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该笔款项与本案无关,不能证明是用于购买涉案房屋,因此与被告也无关。原告主张是婚约财产,该主张权仅限于婚约的当事人,与第三人无关。对于邮政储蓄银行的转账凭证,因为是复印件,而且该“与原件无异”的的印章没有任何机关、单位的说明,故不予确认。

对本院调查的证据,原告有如下意见:对证据14没有异议;对证据2,原告认为可以说明涉案房屋、车房是由原告的儿子即第三人麦永健付款的;对证据3,原告认为与本案无关。对本院的调查笔录,原告对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本案诉争的房屋事实上的总售价是1036000元,当时是由第三人麦永健去付款,其中80万元是划款到该房屋第一手购房人“鲁和气”的账户内的,第二笔236000元是由第三人委托麦氏公司财务陈悦浓直接存款到基力置业公司指定的陈丽云的账户。被告对本院调查的证据意见如下:对证据1没有异议;对证据2,认为该证据应该是由原告自行调查取证才合适,该证据不属于非法院调查不可的范围,其内容也没有说明该房屋是出售给何人。而且该说明没有该公司说明人的签名,该内容是偷换概念,基力置业公司还应该提交转账或存款的证明。即使转账存款的证据能够提交,仍需要证明该款项是代何人支付的,所以该证据不能产生原告要求的证明内容;证据3与本案无关;对证据4,与证据2的说明互相矛盾,内容有冲突。对本院的调查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内容均没有异议。对本院调查的证据以及笔录,第三人意见如下:与原告的意见一致,但对证据2补充认为可以与第三人提交的证据相互印证该购房款是全部由第三人支付的。

本院查明,原告麦国培丧偶后于2009年开始与被告何利群确立恋爱关系,双方于201010月开始在会城XX同居生活(亦与第三人及其家人居住于同一住所)。201010月,原、被告计划购买由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车位等房产(该房产原已由他人购买并支付了部分款项给基力置业有限公司),便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三份商品房买卖合同,合同约定由原、被告共以857829元的价格购买上述涉案的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车位。2010113,江门市基力置业有限公司针对涉案房屋及车位出具三张预收购房款发票,金额分别为454896元、269933元、133000元,合计857829元,发票上注明的付款方是本案原、被告。后来,该房屋经装修后,由原、被告以及第三人和其家属一起居住,居住期间该房屋的水电费等费用在被告的银行账户支出。20126月,原、被告双方因故解除恋爱关系,被告搬出涉案房屋,后来原告及第三人也搬出涉案房屋。

原告认为上述涉案房屋是为了双方结婚,被告要求原告出资以双方名义购买,而该房实际上是由原告家人(即第三人麦永健)出资1036000元购买后用于原、被告结婚之用,现因双方没有登记结婚,并解除恋爱关系,故要求被告返还购房款的一半即518000元,但未果。原告遂于201267日诉诸本院。

诉讼中,原告明确其主张的投资款518000元的性质非投资款,而是因为由第三人支付1036000元购买的上述涉案房产现在还没确权到原、被告名下,故涉案房屋不是婚约财产,而购房款中的一半价值即518000元是属于婚约财产。第三人认为原告主张的该518000元属于婚约财产。

本院认为,原告主张被告返还婚约财产518000元,第三人也主张被告返还婚约财产518000元,本院应围绕当事人的诉求进行审理,故本案为婚约财产纠纷。婚约,应是男女双方以将来结婚为目的而作出的事先约定。而婚约财产纠纷,双方的争议一般是围绕双方在有婚约的前提下对结婚前的聘礼或彩礼而产生的。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被告购买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车位所支付价款的一半价值是否属于婚约财产。原告认为涉及本案的位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XXX11X3-111X3-2号房屋及车位是原、被告为了结婚,被告要求原告出资以双方名义购买的,而该房实际上是由原告家人(即第三人麦永健)出资1036000元购买后用于原、被告结婚之用,现因双方没有登记结婚,并解除恋爱关系,故要求被告返还婚约财产(即购房款的一半)518000元。首先,原告与被告之间是否有婚约?原告以及第三人认为原、被告之间有婚约,但被告予以否认,其认为只是双方确立了恋爱关系后同居生活,并在共同生活中自然产生了结婚的念头,而并非有约定。因原告及第三人没有证据证明原告与被告之间有结婚的约定,故本院对原告认为双方有婚约的意见不予采纳。其次,涉案房产的购房款的一半是否属于聘礼或彩礼性质?原告认为涉案房屋是其家人(即第三人麦永健)花费1036000元购得并用来给原告与被告结婚之用以及第三人麦永健认为自己出资合计1036000元购买涉案房产交给其父亲(即原告)与被告结婚之用,但被告均予以否认。被告认为涉案房产是其与原告共同购买,购房款也全是原、被告双方共同支付,而且上述房产的价款是857829元,并非原告及第三人所陈述的1036000元,并提供相关的购房合同以及发票加以证明,结合本院依法到基力置业有限公司进行调查时所记录的笔录内容,均不能证明原告及第三人陈述的“购房款共1036000元”以及“全部购房款是由麦永健支付”的事实,因此,原告及第三人所举证据也均不能证明涉案房产的购房款的一半属于聘礼或彩礼的性质。原告主张被告返还购房款518000元以及第三人主张被告返还购房款518000元,均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第六十五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麦国培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驳回第三人麦永健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共17960元,财产保全费3770元,合计21730元,由原告麦国培负担12750元,由第三人麦永健负担898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袁 伟 雄

审 判 员   张 松 坚

人民陪审员   谭 北 和

二○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5774158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5379 在线人数: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