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鏂囦功鍏紑 >> 琛屾斂瑁佸垽鏂囦功 >> 详细内容  
(2013)江新法行初字第18号高秀诉江门市新会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认定一案行政判决书
文章来源:新会人民法院      发布者:行政庭      发布时间:2013/12/12      阅读:12304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江新法行初字第18

原告:高秀

委托代理人:区健辉,广东金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苏锦浓,广东金硕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

被告:江门市新会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马坚,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瑞华,该局社会保险管理股副股长。

委托代理人:杨兆强,该局社会保险管理股科员。

第三人:邹雪。

委托代理人:严安坪,四川省阆中市洪山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高秀不服被告江门市新会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认定,于201312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222日向被告送达了原告的起诉状副本以及本院的应诉通知书等诉讼材料,并于同日通知邹雪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本院于2013326日上午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区健辉、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张瑞华、杨兆强、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严安坪出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于2012911日作出新人社工认字[2012]第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查明第三人是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的员工,20126251430分左右,第三人在其厂操作高速机时,被高速机切割伤右手15指,新会区中医院于2012625日诊断为右手第1-5指毁损伤:1、第1 指末节部分缺损并大部分离断;2、第2指中节粉碎性骨折并背侧大部分;3、第34指中节中段以远缺损;4、第5指末节严重挫裂伤。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一)项的规定,第三人的受伤符合认定工伤范围。被告认定:邹雪于2012625日所受的右手第1-5指毁损伤:1、第1 指末节部分缺损并大部分离断;2、第2指中节粉碎性骨折并背侧大部分;3、第34指中节中段以远缺损;4、第5指末节严重挫裂伤为工伤。

被告在2013226日向本院提供了其据以作出新人社工认字[2012]第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以下证据(均为影印件):

证据1、邹雪向本局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材料:工伤认定申请表、身份证、个体户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出院记录和证明书、证人周晓明、李善辉书写的证明及身份证,证明邹雪于201281日向本局申请工伤认定。

证据2、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向本局提交的举证材料:《关于邹雪申请工伤认定的证据及意见回复》、20124-6月其厂的《员工工资表》,证明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就邹雪申请工伤认定向本局举证。

证据3、本局作出的《申请材料收件回执》、《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回执、对邹雪和证人周晓明、李善辉所作的调查笔录,证明本局对邹雪申请工伤认定一案已作出调查、认定及已送达。

原告诉称:被告认定第三人因工负伤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足,第三人邹雪于20126251430左右发生的事故不构成工伤。

首先,原告与第三人根本不存在劳动关系。从原告提供的《员工工资表》可以看出,原告所雇用的员工里根本没有第三人。原告曾经将部分红木家具的加工业务发包给包工头周晓明,周晓明可以自由聘请人员共同加工家具,只要加工完毕并将家具交付给原告,原告验收合格后就会支付相应的加工费给周晓明。而本案中,第三人是私自到原告的厂房车间内帮其老乡周晓明锯木料的,事故发生前第三人是何时进入原告的厂房车间,原告毫不知情,第三人以及周晓明也没有向原告提出申请或者通知过原告,因此本案中只存在两个法律关系,一个是原告与周晓明之间的加工承揽合同关系,另一个就是第三人与周晓明之间的雇佣关系或者是帮工关系,被告认定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明显是认定事实错误。

其次,原告之所以会垫付第三人的医疗费用纯粹是出于人道主义以及作为厂房经营者的应当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而支付的,在本案中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应该是作为雇主或者被帮工人的周晓明,原告保留追究周晓明偿还原告所垫付的医疗费的法律责任。

再次,在本次事故中,第三人到底是否因为锯木料而受伤根本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予以证明。周晓明以及李善辉都是第三人的老乡,他们与第三人之间存在严重的利害关系,尤其是周晓明作为第三人的雇主,在本案中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其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必然会作出不利于原告的证言,所以两人所作的证言都不应作为定案的依据。然而被告却片面采信了周晓明、李善辉的证言并认定第三人是在操作机器过程中受伤的,明显有违法律的公平公正。据原告了解第三人是在事故发生前一两天才开始私自进入原告的厂房车间的,其突然受伤,究竟是因为玩耍还是锯木而导致的,根本无从所知,且难以排出其存在故意自残身体以获取赔偿的可能,因此,在本案中根本无法认定第三人是在从事锯木料的过程中受伤的。

最后,被告依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42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原告实行承包经营,且周晓明不具备用人单位资格为由而认为原告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并认定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原告虽然有将部分红木家具的加工业务发包给周晓明,但原告并非将自身的整体经营权承包给周晓明,从原告的营业执照也可以看出原告的经营范围包括加工、销售红木家具,如果原告是实施承包经营的话,应当会将所有的经营权都承包给周晓明。因此,原告并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42条第二款规定的实行承包经营,原告与周晓明以及第三人之间只是单纯的加工承揽合同关系,原告与周晓明以及第三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应当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处理。

综上所述,被告的工伤认定书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贵院依法撤销。诉讼请求:1 判令撤销被告作出的新人社工认【2012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被告重新作出第三人邹雪所受伤不是工伤或不视同工伤的认定。

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提供以下证据(均为影印件):

证据1、询问笔录、身份证,证明原告与第三人之间根本不存在劳动关系,第三人根本不具备认定工伤的主体条件。

证据2、工伤认定决定书、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被告作出了错误的工伤认定,复议机关也没有依法纠正这一错误。

被告辩称:邹雪于201281就本人的受伤向本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本局于201286日立案受理,并于2012822向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新人社工认举〔2012123号),告知其若认为邹雪受伤不属工伤的,应承担举证责任。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在举证期限内向本局提交了《关于邹雪申请工伤认定的证据及意见回复》、20124-6月其厂的《员工工资表》等举证材料,主张邹雪不是其厂雇请的,而是承包其厂的家具加工的包工头周晓明雇请的工人,邹雪于2012625右手受伤是在其厂内发生的,但申请的用工主体错误,认为不属工伤。

本局认为: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向本局提交20124-6月其厂的《员工工资表》的举证材料证明其与周晓明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而非承包关系,因此不能证明邹雪是承包其厂的家具加工的包工头周晓明雇请的工人,本局对其提交的举证材料和主张的观点不予采信。而本局对邹雪和证人周晓明、李善辉所作的调查笔录证明邹雪是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的工人,双方存在劳动关系,邹雪于2012625右手受伤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伤的,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应认定为工伤。

综上所述,本局认定邹雪于2012625所受的右手第1-5指毁损伤:1、第1 指末节部分缺损并大部分离断;2、第2指中节粉碎性骨折并背侧大部分;3、第34指中节中段以远缺损;4、第5指末节严重挫裂伤为工伤的行政行为符合法定程序,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恳请区人民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维持我局作出的行政行为。

第三人陈述称:我方认为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同时,行政复议上面已经清楚地载明原告以及两位证人都认识第三人,并且清楚第三人是原告家具厂的员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是正确、合法有效的。

第三人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证据1、名片一张,证明原告只是挂名的经营者,而汇发古典家具厂实际的经营者是原告的家公张存芳,他们是家属关系,所以原告提供的询问笔录是不能采纳的。

审理查明:原告是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的经营者,第三人是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的员工,20126251430分左右,第三人在其厂操作高速机时,被高速机切割伤右手15指,新会区中医院于2012625日诊断为右手第1-5指毁损伤:1、第1 指末节部分缺损并大部分离断;2、第2指中节粉碎性骨折并背侧大部分;3、第34指中节中段以远缺损;4、第5指末节严重挫裂伤

第三人于201281日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被告于201286日立案受理,并于2012822向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新人社工认举〔2012123号),告知其若认为邹雪受伤不属工伤的,应承担举证责任。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在举证期限内向被告提交了《关于邹雪申请工伤认定的证据及意见回复》、20124-6月其厂的《员工工资表》等举证材料,主张邹雪不是其厂雇请的,而是承包其厂的家具加工的包工头周晓明雇请的工人,邹雪于2012625右手受伤是在其厂内发生的,但申请的用工主体错误,认为不属工伤。

被告经调查后,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认为第三人的受伤符合认定工伤范围。被告根据上述规定于2012911日作出的新人社工认字[2012]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如下:邹雪于2012625日所受的右手第1-5指毁损伤:1、第1 指末节部分缺损并大部分离断;2、第2指中节粉碎性骨折并背侧大部分;3、第34指中节中段以远缺损;4、第5指末节严重挫裂伤为工伤。原告不服,向江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起行政复议,该局于2013114日作出江人社行复[2012]4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被告作出的新人社工认字[2012]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十条的规定,被告作为县级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依法享有对工伤事故进行处理和认定的职权,被告根据第三人的申请,经过调查后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新人社工认字[2012]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依法送达给双方当事人,其执法主体适格,程序合法。

争议焦点:原告与第三人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原告主张包工头周晓明雇请第三人工作,但并没能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根据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向被告提交20124-6月其厂的《员工工资表》,证明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与周晓明之间存在的是劳动关系而非承包关系,原告没有证据证明邹雪是承包其厂的家具加工的包工头周晓明雇请的工人,本院对原告主张的观点不予采信。根据被告对邹雪和证人周晓明、李善辉所作的调查笔录证明邹雪是新会区会城汇发古典家具厂的工人,双方存在劳动关系。第三人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的规定,应认定为工伤。被告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作出新人社工认字[2012]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新人社工认字[2012]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主体适格,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足,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原告请求撤销该《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的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被告于2012911日作出新人社工认字[2012]A323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冯兆京

          熊永尧

          杨伟强

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

          冯启安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5706824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2179 在线人数: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