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新会人民法院网站!今天是: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鏂囦功鍏紑 >> 琛屾斂瑁佸垽鏂囦功 >> 详细内容  
(2012)江新法行初字第24号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诉江门市新会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认定一案行政判决书
文章来源:新会人民法院      发布者:行政庭      发布时间:2013/12/20      阅读:11992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2)江新法行初字第24

原告: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

负责人:梁华盛, 该村主任。

委托代理人:陈亮才,广东华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艳春,广东华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门市新会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马坚,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邓瑞然,该局劳动监察分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麦炳良,该局科员。

第三人:李锦庭。

委托代理人:梁奕甜。

委托代理人:梁兆余。

原告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不服被告江门市新会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处理,于2011121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210日中止审理,至2013425日恢复审理。于2013426日向被告送达了原告的起诉状副本以及本院的应诉通知书等诉讼材料,并于同年425日通知李锦庭作为第三人参加本案诉讼。本案于20136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黄艳春、被告的委托代理人邓瑞然、第三人的委托代理人梁兆余出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于2011922日作出新人社行处[2011]11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查明第三人于19866月至2010421日在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以下简称东甲锁厂)工作,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东甲锁厂没有为第三人缴纳社会保险费。2010422日,东甲锁厂由原告申请、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后注销登记。第三人于2011421日向江门市新会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投诉,要求东甲锁厂为其补缴20099月至20104月的社会保险费。被告认为,东甲锁厂雇用第三人而不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违反了《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应予以补缴。根据《民法通则》第四十条、第四十七条及比照《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1条的规定,东甲锁厂注销后,原告应为本案的当事人,在东甲锁厂的清算财产范围内承担为第三人补缴社会保险费的责任。

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第二条(一)项、第八条第(二)项、第九条、第二十三条、第四十三条和《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作出如下行政处理:一、原告到江门市新会区地方税务局为第三人补缴20099月至20104月单位应缴部分的社会保险费(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基本失业保险费)3359.76元;二、第三人到江门市新会区地方税务局补缴其本人20099月至20104月个人应缴部分的社会保险费(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基本失业保险费)1432.96元;三、原告及第三人应缴费金额产生的利息由原告承担,所有利息以缴费之日新会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的计算为准。

被告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其据以作出新人社行处[2011]11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的以下证据(均为影印件):

证据1、第三人于2011421日书写的投诉书一份,证明第三人于2011421日向本局投诉。

证据2、第三人的身份证和户口簿,证明第三人的身份合法。

证据3、东甲锁厂注册登记资料、企业法人注销登记申请书、东甲村民委员会代码证各一份,证明原告身份合法。

证据4、第三人的工作证、工资存折及数据查询,证明第三人与东甲锁厂于19866月至20104月建立劳动关系。

证据5、《仲裁裁决书》一份,证明第三人与东甲锁厂存在劳动关系。

证据6、江门市新会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出具的《人员补收》计算表一份,证明第三人和原告应补缴的具体金额。

证据7、本局向东甲村民委员会发出的《行政处理行政告知书》及送达回执,证明本局依程序办理。

证据8、《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民法通则》第四十条、第四十七条及比照《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劳动保障监察条例》,证明我局作出《行政处理决定书》的法律依据。

证据9、《送达回执》,证明我局合法送达涉案的《行政处理决定书》。

原告诉称:一、被告无权认定原告在东甲锁厂清算财产范围内承担为第三人补缴社保费的责任。

1、被告认定原告为被处理人没有法律依据。东甲锁厂已停业,并已成立清算组,正在进行清算。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企业法人解散后的诉讼主体资格及其民事责任承担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一条及第三条的规定,东甲锁厂清算组才为东甲锁厂的清算法人,东甲锁厂已成立清算组,原告已履行义务。原告仅是支持东甲锁厂清算组完成清算工作。2、原告不是涉案社会保险关系的行政相对人。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的相关规定,本案关于社保关系的行政相对人是东甲锁厂及第三人。3、根据《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的规定,被告作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其职责是对违反劳动保障法律的行为进行处理。而原告是否对东甲锁厂有清算责任,是否应在东甲锁厂的清算范围内承担责任,属于民事责任范畴,应由人民法院处理,被告对此完全没有处理权。

二、东甲锁厂与第三人间不存在劳动法律关系,东甲锁厂不需为第三人购买社保。东甲锁厂实行的是“全员承包制度”。理由如下:

1、从合同的签订来看。东甲锁厂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东甲农企服务有限公司多年来连续签订多份承包合同,而各份《承包合同书》都明确约定东甲锁厂实行的是全厂集体全员承包制度。

2、从分配方式来看。东甲锁厂不实行工资报酬制度。东甲锁厂实行全员承包分红制度,即全体成员各人所得的承包分红,按各人每年完成劳动量的多少,随利润浮动。具体做法是各成员参加劳动时,不是按件计酬,而是按照各人完成的劳动量记工,年终结算企业全年利润。企业全年利润扣除《承包合同书》中约定需上缴的部分后,其余所有利润平均摊分到全年所有成员的劳动量总和上,以计得单位劳动量的单价。各成员再按该年完成劳动量的多少,计得应得的承包分红。

3、从劳动方式来看。东甲锁厂不实行上下班制度,参加劳动的各成员不需要定时上班。当东甲锁厂没有生产订单时,各成员不回厂。当东甲锁厂有生产订单时,各成员自主选择是否回厂劳动,以及回厂劳动时间的长短。各成员主要是利用农务完成后的富余时间到厂参加劳动。各成员与东甲锁厂之间不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的劳动关系。

4、从工厂的产权归属来看。各成员都是东甲锁厂的主人,是东甲锁厂的承包者,不是东甲锁厂的雇员。

三、被告核定的东甲锁厂应补缴的社会保险费的金额是错误的。1、被告依法无权核定东甲锁厂应补缴的社会保险费金额。按照《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的规定,被告有责令补缴社保费的执法主体资格。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十条的规定,核定应缴社保费金额的行政职权,属于社保经办机构,不属于被告。被告越权核定了东甲锁厂应缴社保费的金额。2、东甲锁厂及原告都从来没有收到过社保经办机构核定应补缴社保费金额的通知。

四、被告强制原告为第三人购买社会保险,没有法律依据。

1、《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于1999122施行。《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二条第二款规定:“缴费单位、缴费个人,是指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的规定,应当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单位和个人”这里明确排除适用地方法规。因此,是否应缴纳社会保险费,不适用《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的规定。

2、《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三条第五款规定:“社会保险费的费基、费率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的规定执行”这里明确排除了适用地方法规。

3、直至现在,仍然没有法律、行政法规对社会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的费基、费率作出规定,也没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国务院规定”对此作出规定。

4、《国务院关于建立统一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不能作为强制补缴养老保险费和医疗保险费的依据。因为(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三章及《行政法规制定程序条例》的规定,该两决定不是行政法规,是国家政策,并不要求强制执行。(2)该两决定覆盖的范围是城镇职工,且规定了分步实施社保的原则。

5、劳动部办公厅劳办发[1994]289号文《关于〈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关于第七十三条的说明是:“劳动者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条件和标准由法律、法规规定……本条中的‘法律、法规’主要指正在制定中的《社会保险法》和5个保险条例”。据此,劳动者参加和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条件由《社会保险法》和5个保险条例规定。但是,直至现在,《养老保险条例》、《医疗保险条例》尚在制定中,并没有正式公布。而1999年颁布的《失业保险条例》并没有规定可以补缴失业保险费。《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则于201171日才施行。

6、第三人是农村户籍,是农民工,关于城镇职工的法律、政策均不适用于第三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也持相同观点。《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九十五条规定“进城务工的农村居民依照本法规定参加社会保险”东甲锁厂位于东甲村内,即使东甲锁厂与第三人有劳动关系,第三人一直在农村务工,不是进城务工的农村居民。据此,第三人不属于强制参加社会保险的范围。

五、社会保险的参保程序是:(1)建立社保关系,(2)参保单元申报,(3)社保经办机构核定交费金额,(4)限期缴交社保费。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十条、第十三条的规定,只有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已经核定社保缴费额而参保单位又欠费的情况下,被告才能依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十三条作出补缴社保费行政处理决定。

六、按照《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不需补交利息,所以,要求支付利息没有法律依据。

七、被告出具的行政处理决定书在本局认为部分认为原告在东甲锁厂的清算范围内承担责任,但是被告在处理决定上并没有清算范围的限制,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书自相矛盾,而且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被告要求原告补缴社保费的行政决定,既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事实依据。恳请法庭正确适用法律,作出公正裁决。诉讼请求:1、撤销被告作出的新人社行处[2011]11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第一项及第三项;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提供以下证据(均为影印件):

证据1、《行政处理决定书》及送达回执,证据2、江门市新会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出具的答辩书,证明被告要求原告为第三人补缴的社保费金额均未经过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的核定,程序违法。

被告辩称:李锦庭向本局投诉,称其于19826月至20104月在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工作,由于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一直没有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现要求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为其补缴20099月至20104月的社会保险费。

本局查明:李锦庭于19826月至2010421在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工作,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没有为投诉人李锦庭缴纳社会保险费。

另查明:2010422,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由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申请、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后注销登记。

本局认为: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雇用投诉人李锦庭而不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违反了《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应予以补缴。根据《民法通则》第四十条、第四十七条及比照《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1条的规定,江门市新会区东甲锁厂注销后,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应为本案的当事人,在东甲锁厂的清算财产范围内承担为李锦庭补缴社会保险费的责任。

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第二条(一)项、第八条第(二)项、第九条、第二十三条、第四十三条和《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作出行政处理如下:一、被处理人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收到本处理决定之日起五日内到江门市新会区地方税务局为投诉人李锦庭补缴20099月至20104月单位应缴部分的社会保险费(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基本失业保险费)3359.76元;二、投诉人李锦庭收到本处理决定之日起五日内到江门市新会区地方税务局补缴其本人20099月至20104月个人应缴部分的社会保险费(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基本失业保险费)1432.96元;三、投诉人李锦庭及被处理人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应缴费金额产生的利息由被处理人江门市新会区会城街道东甲村民委员会承担,所有利息以缴费之日新会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的计算为准。

综上所述,我局根据《民法通则》第四十条、第四十七条及比照《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1条、《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等规定作出《行政处理决定书》[新人社行处字(2011)第112] 的具体行政行为符合法定程序,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恳请区人民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维持我局作出该行政行为。

第三人没有陈述意见。

第三人在法定期限内没有向本院提供证据。

审理查明:第三人于19866月至2010421日在东甲锁厂工作,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东甲锁厂没有为第三人缴纳社会保险费。2010415日,原告作出《清算报告》,认为其已对东甲锁厂的债权债务进行了清算,并且已经清理完毕,并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企业法人注销登记,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后,东甲锁厂于2010422日注销登记。第三人于2011421日向被告投诉,要求东甲锁厂为其补缴20099月至20104月的社会保险费。被告于2011922日作出新人社行处[2011]11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原告不服,于2011121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本院认为: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五条、第十三条及《劳动保障监察条例》第三条第二款、第十一条和第十八条的规定,被告作为县级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法享有对本辖区内的社会保险费征缴工作进行监督检查和对用人单位参加各项社会保险和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情况实施劳动监察的法定职权,并有对用人单位未按规定缴纳和代扣代缴社会保险费等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行为,依法责令改正或者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理决定的职权。被告根据第三人的投诉,经调查核实后,在法定期限内作出新人社行处[2011]112号《行政处理决定书》并依法送达给原告及第三人,主体适格,程序合法。

根据原告向工商部门提交的《清算报告》和《企业法人注销登记申请书》证实,东甲锁厂是由原告进行清算,并且已经清算完毕和提交了清算报告,而且申请了该企业法人注销登记,该企业法人实际也已经注销。现原告主张东甲锁厂至今仍在进行清算,明显不符合逻辑,且本案涉讼事项属于清算后遗留问题,并非清算组在企业注销前一直跟进的未了结案件,另终结清算程序后被清算企业的遗留财产依法应由投资人或主管部门接收,故原告认为东甲锁厂清算组才是清算法人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因东甲锁厂已注销,主体已不存在,该厂不能列为行政相对人,原告主张东甲锁厂是行政相对人,理由不足。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企业法人解散后的诉讼主体资格及其民事责任承担问题的指导意见》第四条“下列组织或个人为企业法人的清算义务人:……(四)非公司制的集体企业的开办者或出资者”和第十三条“清算义务人在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企业法人注销登记手续时,虚构该企业法人的债权、债务已清结的事实,导致该企业法人被注销的,清算义务人应当在该企业法人注册资金范围内就该企业法人的债务向债权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从东甲锁厂的工商登记资料中证实,东甲锁厂是一间非公司制的集体企业,原告是东甲锁厂的投资人,按上述规定,原告是东甲锁厂清算义务人。原告明知在东甲锁厂仍负有债务的情况下,虚构该企业的债权债务已清理完毕,向工商部门申办该企业注销登记手续,导致该企业注销,按上述规定,原告应对该企业的债务向债权人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有权将原告列为被处理人。

根据东甲锁厂的工商登记资料证实,东甲锁厂是一间集体所有制企业,不是股份制企业,江门市新会区会城东甲农企服务有限公司是与东甲锁厂签订《承包合同书》,不是与东甲锁厂全体劳动者签订承包合同,东甲锁厂全体劳动者不是承包者,东甲锁厂的分配方式、劳动方式、产权归属等,都是原告的一面之词,劳动者没有认可,原告以此为由主张第三人与东甲锁厂不存在劳动关系,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从被告提交第三人的工作证、工资存折、仲裁裁决书等可证实,第三人与东甲锁厂存在劳动关系。

原告和第三人应当补缴的社会保险费金额,不是由被告核定的,而是由江门市新会区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根据具体年月计算出来的,原告主张被告核定社会保险费金额超越职权,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劳动者,适用本法。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和与之建立劳动合同关系的劳动者,依照本法执行”、第七十二条第二款“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的规定,东甲锁厂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按上述规定其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这就是法律的强制规定。上述法律没有规定农业户口的劳动者不能参加社会保险,只要是劳动者,不管是农业户口还是非农业户口都必须参加社会保险。根据《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第三条“社会保险费的费基、费率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的规定执行”的规定,《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第十条、《失业保险条例》第六条和国务院国发[1998]44号《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第二条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标准都有具体规定,故原告认为被告要求其为第三人补缴社保费没有法律依据,理由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广东省社会养老保险条例》第八条“养老保险基金的来源:……()养老保险基金的银行存款利息;……”、第二十三条“……养老保险基金接照国家规定的城乡居民储蓄存款同期利率计息,利息全部转入养老保险基金”和《失业保险条例》第五条“失业保险基金由下列各项构成:……(二)失业保险基金的利息;……”、第十一条第二款“存入银行和按照国家规定购买国债的失业保险基金,分别按照城乡居民同期存款利率和国债利息计息。失业保险基金的利息并入失业保险基金”的规定以及《国务院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关于“……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的银行计息办法:当年筹集的部分,按活期存款利率计息……个人账户的本金和利息归个人所有,可以结转使用和继承……”的规定,已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归入社会保险基金,在银行帐户内必然会产生利息收益;而缴费单位欠缴社会保险费,则必将导致该部分利息的损失;因此,缴费单位补缴的社会保险费应包含本金和利息。因为用人单位未依法履行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而产生的利息,包含劳动者个人应缴费部分产生的利息,皆由用人单位的违法行为所致,劳动者个人并无过错,所以劳动者个人应缴费部分产生的利息也应由用人单位予以承担。故被告责令原告支付补缴社会保险费及利息,符合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原告主张被告要求其补缴社会保险费的利息没有法律依据,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1)建立社保关系,(2)参保单元申报,(3)社保经办机构核定交费金额,(4)限期缴交社保费,是正常社会保险的参保程序,本案是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规定不为劳动者参保,被告根据劳动者的投诉,对原告进行查处,适用的是查处程序,而不是参保程序。故原告主张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书,程序不合法,理由不成立。

综上所述,原告请求撤销该《行政处理决定书》第一项及第三项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冯兆京

     熊永尧

     吴万安

二○一三年六月七日

      冯启安

〖关闭窗口〗 〖打印页面〗
版权所有 © 新会人民法院
你是第35706721位访问者 今日访问人数:2076 在线人数:35